关灯
护眼
    四道光柱如同逆流的瀑布一般从地面流淌至天空,原本炎夏刺眼的日光似乎被蒙上了一层黑色的面纱,连带着整片天幕与云团都暗澹了下来。

    光柱如同撑起天空的嵴梁,又像是囚禁着杨发财的监牢四角,将那个如同刺猬一般不断向外刺出血肉尖枪的怪物困在当中,缓缓地缩进着。

    这四道光柱之间的距离虽然缓慢,但却也无比坚定地越缩越短,隔着半个海州城的距离,映照在杨楚然眼中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四根发亮的线条,仿佛她童孔当中的监牢一般。

    她整个人已经飘在了高空,双臂舒展,有些如痴如醉地将目光流连在自己的指尖。

    “这就是……神赐的感觉。”

    杨楚然身上的部尉甲片已经炽火一般燃灼起了火光,但那火光显得诡异而粘稠,眼色也笼罩着一股古怪的昏黄。

    可这并不影响她此刻的强大,这从李宰如临大敌的眼神就能看出。

    他正站在韩东文身前,身边飞旋着方才被杨楚然震碎的分身光屑,如同一阵飞雪笼罩在他和韩东文周身。

    “殿下……”

    李宰深吸了一口气,沉默了片刻,问道:“殿下难道就不担心杨楚然部尉?”

    韩东文的眼神并没有看着面前分明已经开大了的杨楚然,而是眉头紧锁地看向海州城另一边光柱的方向,聚精会神地看着海州另一端燃起的战斗的光火。

    “担心啊。”

    韩东文顿了顿,却没有回头。

    “但无论我担不担心她,现在一点用都没有,这是你的问题。”

    他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身子站直了一些:“铜雀令在,杨楚然交给你足够了。”

    “殿下,虽然杨楚然与属下同为国兵司部尉,但眼下她……”

    “她变强了,我知道。”

    韩东文轻轻点了点头:“所以要你现在杀了她,挺难,这也不是你的任务。她之所以能变成现在这样,全是因为那个。”

    李宰顺着韩东文举起的手看去,瞧见了城南那边的光火。

    “那是江总司的气息,还有一个很强的……”

    “神。”

    韩东文轻轻吐出一个字。

    “尽管是个假神,但杨楚然现在的状态,就是经受了神赐的模样。若寡人这次能活下来,这力量便不再是用来谋逆泗蒙,而是能护国安邦,而是能让泗蒙留存在历史之中。”

    说到这里,韩东文才终于缓缓侧过头来,抬眼看向如同已经羽化登仙一般在半空中散发着极强的存在气场的杨楚然。

    ——————————

    日前,几乎如同废墟一般的翡翠王庭中。

    “神赐?”

    韩东文——池韩阳看着古雅,表情严肃。

    她此刻正闭着眼睛跪在原地,一副祈祷的模样。

    不知道她此刻祈祷的对象会是谁?

    是西亚的神主,还是曾经给她力量的血港大帝?

    还是说,是那个她视若神明的皋?

    “你在海州港那时候的力量,就是已经踏上神阶的血港大帝给你的神赐?”

    韩东文尽力地试图理清楚方才古雅所说的许多事。

    “而他之所以能够登上神阶,有成神的希望,全都是因为当初二王子皋让你和展太一去协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