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陛下何故造反...”

    陈北渊的声音十分平静,没有丝毫的嘲讽之意,就像是在陈述着事实一样。

    此话一出,身后的众人皆是神色各异,其中以姜云凡的表情最为诡异。

    陈兄,貌似你把顺序颠倒了。

    而那高坐在龙椅上的孤家寡人此刻仿佛也是有了反应一般,缓缓的抬起头,露出一张威严冷酷的脸庞,目光越过下方的陈北渊一行人,朝着外面看去。

    宫殿外,映入眼帘的却是密密麻麻的军队,以及随处可见的废墟...

    曾经那些辉煌的建筑,此刻早已经化为了灰烬废墟,地面的砖块几乎被鲜血染红,一道道负责保卫皇宫安全的禁军尸体在地面静悄悄的躺着,一动不动...

    而在宫殿外前方的过道上,还有着一具浑身焦黑,身上的四爪亲王服几乎化为灰烬的尸骸...

    也许是已经知晓了大战的结果,各大世家的家主,一个个帝国大佬也是悄无声息的进入了皇宫,开始了最后的站队。

    整个帝国的文武百官,一个个大人物此刻站在了陈北渊的背后。

    其中,甚至于还有着之前一直暗中效忠着皇室的中等世家和地方豪族。

    就连一些皇宫的太监和宫女都跪了一地...

    这一刻的陈北渊,比起高坐在龙椅上的姜皇更像是这个帝国的主人。

    ....

    这一幕幕的画面都在不断的冲击着姜皇这位孤家寡人的心神,让他衣袖中的双手忍不住攥紧。

    可总归是多年的帝王,还是有着强大的内心。

    姜皇很快将颤抖的目光收回,在下方的众人扫过。

    先是在安碧玉身后的那道黑衣人影身上,目光一顿,流露出一丝复杂...

    而后,又在自己的大儿子姜云凡的身上停顿一瞬,脸皮微微抽搐...

    一股无名怒火陡然从心头涌现出来。

    自己的儿子造自己的反,还特意给外人带路,生怕别人找不到路,找不到他一样...

    这简直就是先祖的血脉觉醒啊,带路天赋直接点满...

    而此刻的姜云凡却是恍若不闻,开始出言呵斥其父:

    “父皇,你残害忠臣,意图断绝陈家血脉,行倒逆之行,早已经犯了众怒...”

    “混账,你还知晓孤是你的父皇,你这个无药可医的蠢货,当初孤瞎了眼居然会立你为储君!”

    “纵使是养条狗都会看家护卫,你身为帝国储君,竟为外人打开城门,放人如狗,还恬不知耻,你连狗都不如。”

    姜皇暴怒的一拍龙椅,怒声大骂道。

    姜云凡先是一惧,脑海中下意识浮现出父皇平日的威严,可旋即看着眼前只剩下孤家寡人的老不死,又是心中一怒。

    之前被不断压制的愤怒在这一刻彻底爆发了。

    “储君?你也知道我是储君!”

    “天下焉有三十年不上早朝,不参与国事,没有权力的储君?!”

    “这些年来,但凡只要我跟那些大臣有了接触,立马就会遭到你或明或暗的打压,你用防贼的手段来防我。”

    “看似储君,实则跟圈养的猪狗有何区别?!”

    “这种生活,我受够了,我也不再装了。”

    “陈家不反,我都要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