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徐城的攻防战前后不过一个小时。

    在坦克的轰炸下,城门就如同簿纸一般,根本挡不住大军的步伐。

    楚云飞和胡宽的部队最先打进城内,在他们的联手之下,半日时间便将城内躲藏的鬼子全部揪了出来。

    半日之后,梁鑫的卫国军驻进徐城,至此宣告徐城重新回到大夏版图。

    连续的作战让每个人都疲惫不堪,梁鑫也是十分贴心的下达休整三天命令。

    同时各个师的炊事班加紧时间做饭,准备犒劳各个部队。

    在这三天时间里,徐城的民众都是提着大包小包的来到军营想要劳军。

    负责把守军营的卫兵见状也是一阵苦笑,他们拒绝不是不拒绝也不是。

    好在最后梁鑫出面,直接下达命令让部队出钱购买民众手中的物品,然后统一交给炊事班。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众人也从疲惫中缓了过来。

    为了庆祝这次大胜,梁鑫再次下令,全军会餐。

    闻言后,各部队欣喜不已,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激动。

    当天傍晚,徐城司令部内。

    几个师长围坐在一起,梁鑫位于正座,手中高举着酒碗。

    “徐城已经拿下,这西北几年之内将再无战事。”

    “为庆祝这一盛事,干!”

    “干!”

    所有人脸上洋溢着笑意,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舒坦!”李云龙抹去嘴角的酒渍:“他娘的,喝了这么多年酒,还是这次的酒喝的最痛快。”

    “没有鬼子的打扰,就是白水老子都觉的香!”

    这一次,没有人再反驳李云龙,因为他们现在的感受和李云龙一样。

    这顿酒喝的他们没有担心,没有顾虑,丝毫不用担心喝醉了以后要提防鬼子的偷袭。

    所有人开怀痛饮,从士兵到军官全都一样。

    楚云飞端起一碗酒说道:“各位,我们能有今天之大胜,这都多亏了司令。”

    “我提议,所有人都敬司令一碗!”

    众人哈哈一笑,纷纷端起酒碗看向梁鑫。

    梁鑫也不摆架子,笑眯眯的端起自己的酒碗一饮而尽。

    其余人也十分痛快的干掉碗中的烈酒。

    “司令,现在徐城已经拿下,接下来我们是不是应该休整部队,招兵买马,然后北上拿下派遣军司令部?”

    楚云飞笑眯眯的问道,其他人也纷纷看向梁鑫。

    梁鑫哈哈一笑:“西北局势差不多已经稳定,接下来也是时候考虑北上的事情了。”

    “不过,今天咱们是庆功宴,暂时不聊工事!”

    “我说也是!”胡宽笑眯眯的说道:“咱们打了这么久的仗,也该休息休息了。”

    “北上的事情我看还是过两天再说,反正咱现在有的是时间。”

    众人一听哈哈大笑,也不再提这件事情。

    庆功宴一直持续到深夜才结束。

    这一次,所有人都喝的醉醺醺的,梁鑫更是在和尚和段鹏的搀扶下才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所有人都在积极准备着北上。

    这段时间里,梁鑫的部队不断招兵买马,部队从开始的十万人一直发展到十五万人。

    所有后勤全力运转,为接下来的北上做着积极的准备。

    在梁鑫的一系列政策之下,以运城为分界线,西北以南方向一片生机勃勃,发展及其迅速。

    不知道的人来到这里以后还以为是来到了淞沪一样。

    作为梁鑫地盘的中心,太城也逐步有了大城市的样子。

    “号外号外,国府军南方战场打败,鬼子集结十一个师团准备发起总攻!”

    “号外号外,南方大败,国府军正面战场被击溃,大夏已到危亡之际!”

    这天清晨,太城里的报童一个个挥舞着手中报纸,嘴里嚷嚷着报纸上最新的内容。

    不少行人纷纷驻足购买报纸,一个个眉头紧皱。

    “南方溃败,国府这仗是怎么打的?”

    “南方要是丢了,那我们这边怎么办?”

    “不知道啊,我们有卫国军,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