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顾迎清她一直观察着坐在赵鸿槐身侧的赵柏林,那人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仿佛已经死了。

    因为坐轮椅的原因,这名中年男人肌肉萎缩,身体瘦削而单薄,周身溢出一种阴森腐朽的气息,被残疾带来的副作用啃噬了精神与傲骨,只留下一堆风霜的痕迹。

    在赵缙宣布王师茗怀孕的那一刻,顾迎清好像在赵柏林脸上看见了一闪而过的得意。

    她胃口全无。

    程之兖握着勺子,询问顾迎清:「可以给我一个红烧肉吗?我不想要肥肉,谢谢。」

    「当然可以。」顾迎清给他夹了块红烧肉,但她也不吃肥肉,剔除后搁在骨碟里。

    星星故意自言自语地拆台:「没有肥肉的红烧肉根本不是红烧肉。」

    程之兖听了立马不高兴,哼了一声,把肉扔在一边不吃了。

    他本来就瘦,长个不长肉,好不容易主动想吃什么,被星星故意一闹又不吃了。

    顾迎清头疼得很,低声说:「我也不吃肥肉的。」

    为起带头作用,她自已也吃了块没剔除了肥肉的红烧肉。

    兖兖这才满意地吃掉。

    那边星星又嘟囔:「为什么都没我喜欢吃的菜?」

    许安融嘴快问:「这么多肉,你不是最喜欢吃肉了吗?」

    小孩的心思都写在脸上,不过就是拌嘴吵架,故意对着干。

    顾迎清跟星星玩笑说:「还有你不喜欢吃的东西啊?我以为你胃口很好呢。」

    星星不吱声。

    许安融还没告诉星星,顾迎清不是他妈妈。

    顾迎清不好厚此薄彼,表面笑容依旧,问星星:「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夹。」

    星星勉为其难地说:「狮子头,炸春卷,花雕鸡和红烧肉,酱蟹也要……」

    兖兖伸个脑袋过来,哈哈取笑道:「你还说没喜欢吃的,你也太能吃了,难怪胖胖的呢。」

    程越生将他的头扭回来,「你自已又好到哪儿去?不好好吃饭,以后又矮又瘦,细狗似的,被人打了都还不了手。」

    程之兖听到「又矮又瘦」,下意识看向赵家最矮的那个男的。

    赵栋棋勃然大怒,心说他妈的,你看我是什么意思?

    赵星淮这下可以名正言顺的干饭了,「我要多吃点,才能一拳打倒细狗。」

    说完大口咬住狮子头。

    程之兖胜负欲上来了,保姆给他盛来半碗米饭,那家伙用勺子往嘴里狂塞,将两腮撑得鼓鼓的。

    顾迎清怕他噎住,连忙夺走他的碗,「一口一口慢慢吃,细嚼慢咽。」

    兖兖鼓着腮帮子摇头,着急说:「喔慢不鸟……」

    两个孩子一左一右折腾得顾迎清脑壳疼。这个要吃虾,那个要吃蟹。

    左边的要喝汤,右边的要吃肉。

    而且诉求都是朝顾迎清说的,保姆帮忙就不吃。

    程越生拍拍儿子后背,「你安分点,别整她。」

    「我没有,是星星……」

    程越生收起表情,沉默盯着他两秒。

    程之兖负气地扭开头,直接朝顾迎清张着嘴巴,「想吃那个蛋饺。」

    赵星淮扒拉她手,「我要鸭。」

    顾迎清夹在中间,吸了口气,心道算了,应付俩孩子,总比应付大人来得简单。

    一人一口,绝不厚此薄彼。

    谁知道宴席后半段,保姆从厨房端来一盘迷你的彩皮饺子,是专给小孩子们逗闷子的。

    其中有一个饺子里,包了一块硬币。

    希望大人们,每个人给吃到硬币的

    小孩一句祝福。

    有位妈妈眉头一皱:「哪儿来的硬币啊?干不干净?」

    「饺子皮没色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