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宇宙之外,混沌茫茫,这里是诸世之外,只有真正的绝世强者才能涉足此地。

    此刻,茫茫混沌中出现一个漩涡,其中有本不该存在于混沌中的时空道则显化。

    紧随其后,轩辕黄帝的身影也在扭曲的时空中,出现在了这里。

    几乎在同一刻,二十尊至强身影也接连显化而出,镇压混沌,封禁时空,将轩辕黄帝围困在了中央。

    面对这种情况,轩辕黄帝面色依旧平静,先是环视所有至强者,随后将目光盯住了其中两个至强生灵,道:“好一个诸天挪移大法,你二人就是古老传说中的时空至尊和虚空鬼祖吧!”

    “正是我二人!”

    这两尊至强生灵周身笼罩岁月迷雾,屹立于混沌中,身影看起来有些模糊,平静回道。

    轩辕黄帝点头,他听过这二人的传说,一者为诸天万界最古老的时空古神,一者为虚空鬼兽成道。

    从太初开辟以来,茫茫诸世之中,若论对于时空大道的掌控,无人能出这两者之右。

    此时这两尊至强生灵突然出手,转换时空,改天换地,挪移诸天,就算是他同样身处至强领域也着了道。

    “原来尔等真正的目标是我!”轩辕黄帝开口。

    “呵呵,血祭一尊至强者,堪比血祭亿万生灵强,对于探索无量归墟之秘应该有极大的帮助!”其中一尊至强者轻笑,回应道。

    “确切来说,九州天地本身就与无量归墟有莫测联系,血祭九州,血祭众生,再加上血祭九州中成长起来的至强生灵,才是我等推演出可以开启无量归墟,探究天之彼岸的方法!”又有至强者开口,声音冷漠无比。

    轩辕黄帝闻言,面色平静,仿佛早有所料,再次点头,道:“原来一切果真都在尔等的算计之中!”

    “呵呵,那当然,二十尊至强者共同出手,推演古今未来,看穿万古岁月,没有生灵能够脱离掌控,包括你的一切。”另外一尊至强者开口。

    “几千年前,你与白泽推演大劫,看到一角未来,九州飘血,众生被血祭,所以你于暗中,推动绝地天通,演化九州大陆为星体,布置九州结界,以为世间进入末法时代,众生血气微弱,没有被血祭的价值,以此来改变未来众生之命运,这些我等都很清楚!”

    “而且我等还知晓,这数千年来,九州世间虽然进入末法时代,但是在这段岁月里的无数天骄人杰并未真的无缘大道,老死岁月中,而是一个个假死,被你带入人皇洞中修行,共同加强九州结界,只有个别几人,留在世间,想要扰乱我等判断。”

    “说到九州结界,或者说你方才用来阻断群仙归途的宇宙长城,虽然你布置的很隐秘,但是从你开始布置,我们就已注意到,只是一直没有揭穿,因为我们怕打扰到你,影响你之道心,对你突破至强之境产生阻碍。”

    混沌中,至强生灵侃侃而谈,很自信,也很从容,胸有成竹,一切尽在掌控。

    “为了你这身带有九州气运的至强之血,我等小心翼翼,终于到了今日收获之时。”

    又有至强生灵开口,残酷而冷漠。

    至强生灵开口,没有刻意隐瞒,诸天万界所有生灵都能听的一清二楚,都在震惊和感叹至强者不可敌,如今这么多至强生灵同时出手,古今未来,诸天万界,什么都不能阻挡。

    “人皇!”

    九州大陆之上,传来绝望压抑的呼声,许多人心中焦虑,很难受,绝望的情绪再次从心底涌出。

    轩辕人皇晋升至强领域,原来一直都在对方监视之中,异界至强者看中的是他身上的至强之血。

    轩辕人皇带领人族走出蛮荒,开创文明,居功至伟,曾一路横扫各路妖邪精怪,是人族无敌的皇者。

    可是,今日,却遇到了古来最可怕的敌人,要独对诸天诸多至强者,看到这一幕,所有人心中痛楚,不愿看到人皇就此而殇。

    徐子凡同样心中沉痛,堂堂人皇,守护人间无数岁月,竟然被域外至强生灵当做了猎物,要围猎,取其至强之血,祭祀归墟。

    如同其他九州生灵一般,此时他心中是无尽的绝望和悲痛,被诸多屹立于大道之巅的至强者针对,根本看不到一丝希望。

    此外,他心中憋着一股气,气愤诸天至强者对于九州生灵生杀予夺的态度,只是气愤没有用,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

    同时,他也有恨,恨不能成就至强道果,超脱这片宇宙,去往混沌海中,与人皇并肩而立,一起面对诸天大敌。

    天地大劫降临了,真正面对,徐子凡心中有悲愤,也有沉痛。

    此时,他沉默不语,不过他不是静等杀劫降临,也在行动。

    他首先见到风清扬等人,将他们和他们收拢而来愿意离开这方世界的人收入不死方舟之中。

    随后,他再次迈步九州生灵聚居地,不再隐藏目的,直接说明来意,愿意离开的人,他直接将其送入不死方舟之中,到了此时,能够多救一个就是一个,他要给九州留下最后的希望火种。

    现在,他只有一次穿越笑傲诛仙界的机会,所以他先将这些生灵放入不死方舟,到最后,再统一送到笑傲诛仙界中。

    而在这期间,结合异界至强生灵要血祭九州众生,祭祀东海之外的无量归墟一事,他突然发现整个九州聚居地,东海之滨十万里地域,在浩瀚归墟黑洞之前,形状正像是一个祭台,而九州众生正是祭台上的祭品。

    蓦然发现这种情况,以往对于上苍九天划定九州生灵聚居地,庇护九州生灵,其中的缘由他终于明白了,原来异界生灵早有谋划,一切都是规划好的。

    甚至,再往深处去想,在最近上百年时间里,九州生灵能够不受多大干扰,快速成长,境界突飞猛进,也只是异界生灵计划中的事情,他们需要九州生灵气血充足,然后更好的被血祭。

    徐子凡心中冰冷,一切都想通了,一直以来九州生灵都是如同被圈养的牲口,养肥也并不是对你好,而是为了在宰杀之时能够得到更多的血肉。

    所谓近百年的仙道修行盛世,不过是一场阴谋,更像是农场主养肥家畜的过程,对于九州众生来说,他们的未来早就已经被定好,要被血祭,这是最大的悲哀。

    宇宙之外,茫茫混沌之中,诸多至强生灵睥睨诸天,掌控一切,任何事物都不放在他们眼中。

    “我们也知道,当你踏入至强境后,明白这一境界的神妙后,也猜到自己的一切都被我等知晓,可是你没有丝毫办法,面对我等联手,诸天万界没有任何生灵能够违逆!”

    异界至强生灵开口,有些得意,毕竟在以往面对这样境界的生灵,他没有丝毫办法,此时诸多至强联手,要围猎这样一尊至强者,对于他们来说也是莫大的趣事了。

    “其实,我们也很佩服你,明知今日出现必死,但是你依旧出现了。”

    “我等也没有说错,你太年轻了,为了所谓故土情怀,为了所谓守护众生,被这些不值一提的感情牵绊,甘心与世同葬,真的没有意义!”

    “你想以降临九州的仙魔生死反过来威胁我等,只能说天真!”

    异界至强生灵也在轻叹,他们无数岁月以来高高在上,执掌诸天,看惯世间盛衰更替,这还是第一次见同为至强境界的强者这般作为。

    “哼,我认为他不是太年轻,而是太愚蠢,被那些低级的所谓感情牵绊,注定无缘真正的大道,不可能超脱,今日他陨落,也是这茫茫大道在清除不配屹立于这一层次的生灵。”

    也有至强者冷哼,铁血无情,残酷冷漠至极,对于轩辕黄帝所为根本不屑。

    轩辕黄帝闻言,并没有反驳什么,而是再次望向九州,其眸光穿透茫茫混沌,进入九州世界,望向壮丽山河,望向天地众生,他有感叹,也有怀念。

    这是生他的土地,也是他曾经战斗过的地方,他一生中所有的爱恨情仇都在这里发生。

    最后,他将眸光再次落在了黑雾山脉之中,看到了那个青衣女子,眼神中是无尽的温和。

    而在同一刻,青衣女魃也有感,再次泪流满面,她仿佛预感到了什么,大声哭了出来,无比悲恸。

    轩辕人皇最后看了看这熟悉的一切,随后收回了目光,此时他眼神中是无尽的坚定和决绝。

    他为人皇,必当守护众生,纵死而无悔。

    “废话少说,我今日拼尽一切,也要拉你们中的一两人陪葬,你们可做好了准备?”

    轩辕黄帝环视诸敌,冷漠开口,在其身上,有一种可怕的决绝,让所有至强者都不由为之动容。

    不过,身为至强生灵,他们活过万古岁月,什么人没有见识过,什么事没有经历过,很快他们再次平静了下来。

    “呵呵,你虽然实力不错,也很惊艳,但是我等哪一个不是这样的人,都是一个时代的主角,无敌天上地下,镇压古今未来,我们中随便走出一人,都不弱于你,更何况我等联手,绝不会有任何变故发生,你还幻想鱼死网破,带走我们中一两人,当真可笑。”

    异界至强生灵冷笑出声,他们相信,二十尊至强者联手,可横推古今未来,绝对不会有任何意外发生。

    事实情况确实如此,从太初鸿蒙开辟以来,诸天万界,至强生灵总数也就几十尊,除过曾经探索归墟之地没有再归来的,和隐世无数岁月不出的,此时这二十尊几乎就是全部了。

    这样的二十尊生灵,全部联合起来,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抵挡。

    轩辕黄帝不再多言,周身仙光闪耀,至强之力涌动,破开混沌,径直向着一尊至强生灵杀去。

    这尊至强生灵生有三头六臂,面色威严而冷漠,此时见轩辕黄帝向他杀来,仿佛将他当做软柿子,顿时大怒,六只手臂迅速挥动,带起无尽混沌汹涌,一方黑色法印瞬间成型,直接向着杀来的轩辕黄帝镇压而下。

    “轰隆!”

    两人很快交手,碰撞在了一起,这片混沌海直接炸裂了,可怕的能量浪潮涌向四方,直接清空了一片混沌。

    可以看到,在两人交手的区域,混沌被清空,有世界在开辟,随后又在可怕的能量中终结,走向毁灭。

    两人都是至强者,都屹立于大道最绝巅,随手一击,都仿佛大道神罚降临,震动了无尽混沌海,可怕无比。

    轩辕黄帝带着一种可怕的决绝,战意冲九霄,一上来就是最拼命的打法,以伤换伤,只攻不守。

    今日,可怕的敌手太多,他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唯一希望的就是可以在陨落时带走一两尊大敌。

    身处至强之境,再加上这种疯狂的战法,无疑是可怕的。

    两人都是至强者,都无比恐怖,只是瞬间就交手上千回合,让整片混沌都在翻腾,诸天万界都在颤抖。

    “铿!”

    一杆黑色大戟震动,带着无尽可怕的气息,劈开重重混沌,径直向着轩辕人皇劈杀而来。

    面对这种情况,轩辕人皇眸子中带着一股疯狂,竟然不闪不避,直接纵身而上,一道剑指点向敌手的眉心。

    下一刻,轩辕人皇被黑色大戟力劈,但是对手一颗头颅也炸开了。

    “你这个疯子!”

    三头六臂至强生灵此时只剩下两颗头颅,神色中竟然带着一丝慌张,在疯狂后退。

    而轩辕人皇被力劈为两半的身体在一片仙光中重新合一,再次杀向对方。

    紧接着,两人再次交手,片刻之后,又是互有损伤,轩辕人皇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拼命的打法,以伤换伤,以命搏命。

    这种打法,让对面三头六臂的至强生灵心中都有些发悚。

    他和诸多至强生灵是来寻找未来的希望的,可不想在这里替他人做嫁衣,更不想与轩辕人皇拼命。